当前位置| 媒体经院

 

 
人民网-福建频道(2017-11-15):朱朝枝教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进一步激活福建农村“沉睡资产”
 
     
 
 

作者:朱朝枝     发布:陈毅     发布时间:2017-11-16     浏览次数:147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人民网福建频道特别发起“贯彻十九大精神·专家学者献策新福建新发展”主题系列专家谈,邀请福建十余位专家学者为努力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奋力开启新时代福建发展新征程积极建言献策。本期推出福建农林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朱朝枝教授的观点文章。

朱朝枝(资料图 林长生摄)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福建如何结合省情和国家定位,在努力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中解决好“三农”问题,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议如下:

一、激活农村“沉睡资产”,增加农民收入和壮大村集体经济

改革开放以来,福建省由于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大量农村劳动力转向城市就业,农村资产,如宅基地、耕地、山地等大量闲置或利用率很低,有的甚至处于长期“沉睡”状态,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因此,应积极探索与完善激活农村“沉睡资产”的机制与办法,在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土地“三权分置”制度的基础上,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近年来,福建省已在这方面开展有益的探索,如晋江市自2016年开始启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把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作为一项打基础、利长远、促发展的德政工程,建立了“政府、村社、专家、律师”四位一体的推进工作机制,总结出“四个重”的改革办法:一是重实际,也就是坚持问题导向,尊重发展现状,从改革启动到方案制定,从成员界定、资产量化到章程制订,坚持倾听民意、因地制宜,只划“红线”、不搞“一刀切”;二是重把关,也就是严格把关改革推进过程中的各个关键环节,首先是成员界定关,其次是清产核资关,第三是股权设置关,最后是股权管理关;三是重规范,也就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充分尊重群众意愿,首先是决策民主化,其次是程序图表化,最后是管理规范化;四是重宣传,前期就组织改革政策宣讲团,进村入户,解疑释惑,广泛借助网络、微信、微博、视频等新媒体,以“讲实务、亲大众”的风格,向群众宣传改革意义和实惠。

通过以上改革,取得很好的成绩,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一是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进一步激活农村“沉睡资产”,盘活土地资产,完善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办理农房抵押606宗,金额6.35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5年超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2016年底,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882元,其中财产性收入720元,同比增9.6%,农村财产性收益得到充分释放;二是壮大了集体经济,探索形成了集体创收“五种模式”(即盘活存量、服务配套、村企合作、产权置换、公司运营),全市村级集体经济加快发展,2016年底,全市村均村财收入超57.71万元,村财收入超百万元的村社有38个,分别比三年前增长了55%、280%,市场活力和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增强;三是助推了新型城镇化建设,通过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有效解决农民进城后顾之忧,打消农民疑虑,加速城市化进程,在全省率先实现社会保障城乡一体化,推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公共服务向常住人口全覆盖,基本实现“保障全覆盖,待遇均等化”、 “城里人乡下人一个样、本地人外来人一个样”,三年来累计15万名农民就地就近转为居民。

因此,可以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形成福建省激活农村“沉睡资产”的机制与办法,并加以推广。

二、积极探索全域生态综合体建设,实现现代农业与生态农业的有机结合

福建省生态条件优越,是全国首个提出生态省建设的省份,也是全国首个生态文明建设试验区,建设“生态美”的新福建是福建省的基本定位,也是中央对福建的期许。十九大报告提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中国要“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为此,就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近年来,国内外有大量的专家投入到福建省生态省建设研究与实践中,如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院长、福建农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教授在永春县创建永春县生态文明研究院,带领研究团队扎根永春县,通过大量调研,提出全域生态综合体的概念,建设内容,并进行实践探索,并初步取得良好效果。

建议在总结完善温铁军教授团队在永春县建设全域生态综合体经验的基础上,推出全域生态综合体试点县,一方面作为对社会认识和外部资本动员的热点,另一方面也在生态综合体建设中深化综合改革,实现善念向良治的质性转变。通过全域生态综合体建设的措施,“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实现现代农业与生态农业的有机结合。

三、开展与完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建设试点工作

十九大报告指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支持和鼓励农民就业创业,拓宽增收渠道。

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分工协作为前提,以规模经营为依托,以利益联结为纽带的一体化农业经营组织联盟。通过建设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一是有利于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二是有利于推进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三是有利于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四是有利于促进农民持续增收。

要建好农业产业化联合体,首先应建立分工协作机制,引导多元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组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一是增强龙头企业带动能力,发挥其在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中的引领作用;二是提升农民合作社服务能力,发挥其在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中的纽带作用;三是强化家庭农场生产能力,发挥其在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中的基础作用;四是完善内部组织制度,引导各成员高效沟通协作。

其次应健全资源要素共享机制,推动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融通发展:一是发展土地适度规模经营;二是引导资金有效流动;三是促进科技转化应用。

最后应完善利益共享机制,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与农户共同发展。一是提升产业链价值;二是促进互助服务;三是推动股份合作;四是实现共赢合作。

四、积极培养三农工作队伍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种种原因,农村人才断层严重,农科学生读农不爱农,毕业后不愿到农村,不愿从事农业工作这些现象普遍存在。十九大提出要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此项工作在解决“三农”问题中起到关键性作用。一是加强学校爱农教育,多形式丰富课程内容,让学生在课程中能够体验农业、认知农村、关注农民;二是推动高校“三农”人才培养机制改革,建立教学改革试点,加强基层实践历练,丰富“三农”工作认知,调整专业课程安排,培养出符合“三农”要求的实践性人才队伍;三是发挥社会团体在“三农”工作中的纽带作用,建立社会化的“三农”交流平台。如:近十年来福建乡村建设团体在福建省持续推进“三农”工作探索,从厦门国仁工友之家到培田、汀塘农村社区大学的建设,从夏雨雨人大学生“三农”实践夏令营到节假日“‘三农’人才校内班计划”,从福州爱故乡沙龙到如今的泉州、漳州、龙岩、宁德等多点开花的平面“三农”沟通平台的建立,构建出一套系统的“三农”人才培养机制,形成高校+社会组织+社会实践基地+社会交流平台的沟通、联结、培养、实践的“三农”人才培养模式。

五、整合力量助推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面广,工作量大而复杂,应积极整合社会力量,形成社会氛围,有力助推乡村振兴。首先应发挥涉农大中专院校在助推乡村振兴中的综合作用效果,根据各学校人才、科研、社会服务以及文化传承等方面的优势,制定并落实助推计划;其次应发挥涉农科研院所在助推乡村振兴中的科技作用效果,根据各院所的科技优势,制定并落实助推计划;三是发挥非政府组织在助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四是发挥乡贤在助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



版权所有:福建农林大学经济学院(海峡乡村建设学院)